Digital Fence System
« Back to Glossary Index

◎ 陳陽升(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博士後研究學者)

一、電子圍籬系統之誕生

(一)針對COVID-19之防疫

電子圍籬系統(Digital Fence System或Electronic Fence System)是行政院於2020年2月上旬為因應COVID-19疫情,令資通安全處針對居家檢疫與隔離者所研發之一套智慧監控系統,結合前階段對入境人員以電子化方式檢核入境資料之「入境檢疫系統」,透過與手機業者之合作,取得基地台及手機訊號位置的方式定位受檢疫者手機,以便確實掌握受檢疫者之行蹤。若受檢疫者於離開檢疫範圍,系統則會向當事人發送警告簡訊,並同步通知民政單位、衛政單位及轄區警察,彷彿形成一道隱形的電子圍籬。1這項防疫措施不僅備受國際矚目,2更被數位政委唐鳳推為防疫有成的重要技術之一。3

(二)原始意涵

電子圍籬之語源或可回溯到所謂的電氣圍欄(Electric Fence),其構想最早出於1832年由英國小說家Frances Milton Trollope所著Domestic Manners of the Americans遊記之中,書中描述了一種以電線連接電子機械以保護博物館展品的裝置。其運作原理為將電力轉換為高壓脈衝,也就是所謂的「電擊」。此構想最初被移作軍事用途,一戰期間德軍即於比利時與荷蘭邊界架設了一道長約180公里,帶有2000伏特高壓電之圍欄;納粹時期的德國亦將帶有一萬伏特高壓電之圍欄設置於集中營周圍,以防被收容之人逃脫。電氣圍欄之運用亦常見於畜牧業,其最早興於1930年代的美國與紐西蘭,目的在防止動物越界,而非欲令動物致傷或致死,因此當動物接觸到通電的圍欄時,雖會因受電擊而短暫感到疼痛,但尚未達造成生理傷害之程度。

二、電子圍籬系統之技術

如前所述,對居家檢疫或隔離者施以監控的電子圍籬,是藉手機與基地台連結過程所延伸出來的定位服務,在多個基地台與手機通訊過程的訊號強度計算出使用者的概略位置,4詳言之,因手機開機後即會掃描鄰近的基地台,並與其中訊號品質最好的,通常亦是與受監控者距離最接近的基地台註冊溝通,且當手機改變位置時,為了保持手機處於得收發訊號之狀態,此時手機會與其他基地台註冊溝通,因此當電信業者之系統一旦偵測到手機連線到其他基地台,即表示居家檢疫或隔離者可能已離開檢疫或隔離處所,運用此一運作原理,即可使用手機來定位並監控居家檢疫或隔離者。5

三、電子圍籬系統之推廣應用

依據電子圍籬系統監控居家檢疫與隔離者之成功經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下稱疫情指揮中心)考量大型活動具有人潮擁擠、長時間且近距離接觸不特定人士等特性,為降低社區傳播風險,自2020年12月31日起,加強對自主健康管理者之防疫規範,宣布推出「天網」,透過前述電子圍籬防系統之反向操作,防止自主健康管理者接近大型活動區域,惟為避免「天網」一詞引發不當聯想,隨即將天網改名為「電子圍籬2.0」。

對電子圍籬2.0的運作,疫情指揮中心指出,其是以大型活動區域範圍的行動電話基地台為設定參考,當自主健康管理者手機與基地台進行註冊溝通時,即判定接近大型活動區域,並透過系統對自主健康管理者發送警告簡訊,並知會警政人員;若自主健康管理者手機不與該特定範圍之基地台註冊溝通時,並不會對其進行定位。

四、電子圍籬/電子圍籬2.0之法源?

對於以電子圍籬監控居家檢疫與隔離者,乃至於防止自主健康管理者接近大型活動區域是否有法律依據的疑問,疫情指揮中心曾於回覆台灣人權促進會的函文中指出,以手機門號追蹤受監控者之依據為傳染病防治法第48條(第1項)及第58條(第1項第4款)。6惟查傳染病防治法第48條第1項僅規定:「主管機關對於曾與傳染病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得予以留驗;必要時,並得令遷入指定之處所檢查、施行預防接種、投藥、指定特定區域實施管制或隔離等必要之處置。」而同法第58條第1項第4款則是規定:「主管機關對入、出國(境)之人員,得施行下列檢疫或措施,並得徵收費用:[…]四、對自感染區入境、接觸或疑似接觸之人員、傳染病或疑似傳染病病人,採行居家檢疫、集中檢疫、隔離治療或其他必要措施。」此二規定皆未具體授權主管機關得以手機定位之方式或他法,隨時掌控居家檢疫或隔離者(與自主健康管理者)的行蹤。換言之,前述規定及-未為疫情指揮中心所提及之-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條例第7條是否得作為電子圍籬之法律依據,仍待澄清。7

參考文獻

林雨佑,真的假的?電子圍籬防疫監控,不只COVID-19適用?,報導者,2021年1月18日,https://www.twreporter.org/a/mini-reporter-covid-19-electronic-fence。

李榮耕,居家電子監控於防疫期間之運用及其法源疑義,月旦醫事法報告,第42期,2020/4,頁93-102。

邱文聰,在例外與常態間失落的法治原則-論臺灣模式防疫的法制問題,法官協會雜誌,第22卷,2021/3,頁128-145。

Huang, Tzu-Ti, Taiwan’s digital fence technologies draw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Taiwan News, 08.04.2020, abrufbar unter 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3912429

Lee, Chien-Liang, Taiwan’s Proactive Prevention of Covid-19 under Constitutionalism, 22.04.2020, abrufbar unter https://verfassungsblog.de/taiwans-proactive-prevention-of-covid-19-under-constitutionalism/

Tang, Audrey,„Wir hatten nie einen Lockdown“. Was kann Deutschland in der Pandemie von Taiwan lernen? Die Bürger nicht zu bevormunden, sagt die Digitalministerin Audrey Tang, in: Die Zeit, 18.03.2021, abrufbar unter https://www.zeit.de/2021/12/audrey-tang-taiwan-digitalministerin-corona-pandemie


« Back to Glossary 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