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10,500公里的氣候訴訟——Luciano Lliuya v. RWE AG

◎ 劉汶渝(台灣大學法律系學士)

Photo by John Portella on Unsplash

本案當事人

  1. 原告:Saúl Luciano Lliuya
  2. 被告:RWE AG(Rheinisch-Westfälisches Elektrizitätswerk Aktiengesellschaft即萊茵集團,為德國最大之燃煤能源公司,下稱RWE)

判決及事件時序

  1. 2015年11月24日,Saúl Luciano Lliuya向德國埃森地區法院(District Court of Essen)以RWE為歐洲最大二氧化碳排放者之一,應為氣候變遷危機對祕魯瓦拉斯(Huaraz)造成洪水威脅負起部分責任為由,對RWE提起訴訟。
  2. 2016年12月15日,德國埃森地區法院以溫室氣體排放與RWE及Lliuya的土地上潛在之洪水風險間沒有因果關係,亦即就算沒有RWE之溫室氣體排放,該洪水風險仍存在,因而駁回原告之訴訟。
  3. 2017年2月23日,原告向漢姆高等地區法院(Higher District Court of Hamm)提起上訴。
  4. 2017年11月30日,漢姆高等地區法院決定受理該案並進入訴訟之證據階段。
  5. 2022年5月,德國法官、科學專家親至祕魯瓦拉斯與帕拉科查湖進行實地考察。
  6. 本案應預計將於2024年初於德國哈姆進行實體審理。

事實背景

原告Saúl Luciano Lliuya為一居住在祕魯瓦拉斯(Huaraz)之祕魯籍農夫兼登山嚮導。隨著全球暖化的侵襲,坐落在秘魯安地斯山脈而人口僅約100,000人的偏遠小鎮—瓦拉斯,亦無法逃離受威脅之命運;氣候變遷造成原本覆蓋著靄靄白雪、冰川的山脈逐漸展露,威脅到小鎮的存亡安全與水源之枯竭,亦逐漸增加了Lliuya的擔憂。

Lliuya主張被告RWE排放大量溫室氣體之行為係造成氣候變遷之元兇之一,並一定程度負有造成瓦拉斯附近山地冰川融化之責任;更甚者,該冰川融化造成帕拉科查湖(Laguna Palcacocha,坐落於瓦拉斯西北面上游23公里且海拔高度4,566公尺之冰川湖)之湖面升高、湖泊面積增加,若有冰崩或石塊掉落至湖面將造成冰川湖溢出並觸發破壞性的激流洪水,對於當地主要以農業為主之居民的生計、生命、財產造成嚴峻之威脅。

再者,依2009年之研究,帕拉科查湖相較1973年之體積已膨脹了34倍;而至今其體積已大至足夠填滿800個奧林匹克規模的游泳池,可見瓦拉斯居民之安危已迫在眉睫。因而原告向德國法院請求RWE應依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在全球之佔比(約0.47%),負擔避免原告之財產遭受冰川洪水肆虐之合理保護措施費用(當地政府計畫在帕拉科查湖建設新的水壩及排水系統,約需花費400萬美元;因而原告請求RWE依比例負擔約2萬美元)。

本案法律問題

漢姆高等地區法院於2017年之決定——德國民法第1004條

原告因被告RWE係德國之公司,且其所排放之溫室氣體亦為主要自德國廠所排放而向德國法院提起訴訟,從而有德國民法之適用,先予敘明。本案主要係依德國民法第1004條「妨害」為主張,即“If a neighbor interferes with the quiet enjoyment of one’s property, either by creating smells, sounds, pollution or any other hazard[s]…”。原告依此請求法院判決RWE應對於前述之保護措施負責。漢姆高等地區法院認為在有多個干擾者(disturber)時,每個干擾者均負有義務消除其貢獻;法院亦認同RWE排放之溫室氣體在全球之佔比並非微不足道的。

本法院決定具指標性意義,代表受氣候變遷負面影響之人可以主張公司應對其造成氣候變遷之行為負責。於美國亦有嘗試以「妨害(nuisance)」為主張者,如Kivalina v. ExxonMobil一案,但美國法院以政治問題原則駁回該案。

因果關係連結

雖然原告知曉RWE非唯一應為瓦拉斯潛在洪水危機負責者,但其以Urgenda一案為據,主張人為溫室氣體排放造成氣候變遷,並進一步造成冰川減退與增加洪水之發生可能性;因而RWE之因果貢獻量即係RWE對於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總量之佔比,且可被量化至0.47%(詳見參考資料Richard Heede(2014))。再者,原告並非主張若無RWE之溫室氣體排放量,則該威脅將完全不存在;其係主張,考量RWE為歐洲排放最大量二氧化碳之單一排放者,且全球各溫室氣體排放者之加總造成之綜合效應,將使原告之損害更加嚴重。被告則反駁其業務均為合法,且溫室氣體排放與氣候變遷間之牽連過於複雜,不應將責任歸於單一個體。相較於RWE大量排放溫室氣體進而造成氣候變遷,瓦拉斯當地居民對於造成氣候變遷危機甚小或根本沒有任何貢獻;因而原告Saúl Luciano Lliuya認為「主要造成氣候變遷之汙染者,應終將面對其應負之責任。」(The major polluters of climate change must finally face up to their responsibilities.)

氣候科學證據2021年,原告方提出將祕魯安地斯山脈洪水風險與全球暖化相聯結之科學研究為證據(詳見參考資料Stuart-Smith et al.),該研究發現,95%之冰川後退係由人為氣候變遷所造成。再者,原告之擔憂亦非杞人憂天:1941年瓦拉斯即有發生過冰川湖潰決之洪水災難(Glacial Lake Outburst Flood)。當年因冰崩之發生,造成巨浪沖蝕帕拉科查湖的冰磧壩,湍急的流水與堆積之冰屑、風化物隨後滿溢至海拔較低之湖泊後,其毀滅路線一路延伸至100英里外之海岸;該次洪水淹沒了瓦拉斯大部分地區,估計造成多達5000人在此災難中喪生。

本案之顯著性

根據聯合國環境署(UNEP)及哥倫比亞大學之報告,過去5年之環境訴訟數量約為2500件、橫跨65個管轄權區域,是2017年約僅884件、24個管轄權區域之近3倍;雖美國仍以約1500件佔多數,但開發中國家之氣候訴訟量亦逐漸增長而佔17%,而由兒童、青年提起之訴訟亦有34件。有鑒於立法、行政之緩不濟急與怠慢抑或汙染公司之抵抗,司法途徑相較之下得以使公司為自己行為負起責任,如2021年之Milieudefensie et al. v. Royal Dutch Shell plc.一案,荷蘭海牙地區法院即以判決要求Shell須於2030年前將其碳排放量降低至相較2019年之45%。

本案如同小蝦米對抗大鯨魚,雖現尚未有法院之最終判決,但在漢姆高等地區法院於2017年肯定原告得主張要求RWE此能源巨人對於氣候造成之影響負責,已富有重大意義,並可分為以下四面向觀察:

  1. 法院肯認原告得以合法主張約10515公里外之被告的碳排放對其造成之傷害,說明了氣候變遷責任之潛在可能地理範圍之廣闊;
  2. 若科學得證明部分因果關係,排放者即應對在其他國家之氣候變遷損害或風險負責;
  3. 於舉證部分,氣候模型已被普遍接受為合法之證據;
  4. 本案係法院首次肯認私人公司應依妨害理論(nuisance)為其在氣候變遷造成之私人財產損害負部分責任。

以上均再再顯示私人公司實質上已面臨對自身所為之汙染負起責任之法律上負擔,且亦可能因而負有揭露相關資訊予投資者的義務;更重要的是,大企業與富裕國家將會開始擔憂其需負責之範圍,因而採取更加環境友善之政策及作法、更願意為氣候變遷造成之損失損害負責,以免訟累。

本案係歐洲第一個受氣候變遷影響風險之個人起訴私人企業的案件;原告Saúl Luciano Lliuya提起之訴訟,所代表的不僅是他本人或是瓦拉斯當地居民,更是代表面臨企業、政治強權之壓迫下的氣候難民捍衛自身權利、主張氣候正義。私人企業於圖利之過程成為氣候變遷之元兇,惟往往被迫首當其衝者多為缺乏自我防禦能力、資源貧乏之脆弱、窮困的國家或人民,更甚者,其對於造成氣候變遷之貢獻甚小(如:祕魯於2019年之溫室氣體排放量佔全球約小於0.4%,但其於過去50年已失去約一半表面積的冰川,造成數萬人流離失所、農業害蟲襲擊農村賴以維生之作物、乾旱缺水);依研究顯示,若全球氣溫持續上升攝氏2.9度,則世界上65個最易受氣候影響之國家的平均國內生產毛額(GDP)將於2050年下跌20%,於2100年下跌64%。如同聯合國秘書長Antonio Guterres所言,汙染者應為氣候相關事件之影響負責;惟如何使享受、坐擁利益之汙染者對於其共同造成之氣候變遷帶來之災難負起適當的責任,仍為全人類與執法者之一大難題,此問題期望可在即將於杜拜舉行之COP28中達成共識。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