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對於經濟及投資之影響——McVeigh v. Retail Employees Superannuation Trust

◎ 劉汶渝(台灣大學法律系學士)

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本案當事人

  1. 原告:Mark McVeigh (Retail Employees Superannuation Trust的成員之一)
  2. 被告: Retail Employees Superannuation Trust (Retail Employees Superannuation Pty Limited)

判決及事件時序

  1. 2018年7月23日,Mark McVeigh向澳洲聯邦法院對REST提起訴訟。
  2. 2018年9月21日,原告向澳洲聯邦法院提出修改之起訴狀(amended complaint)。
  3. 2019年1月17日,原告以其訴訟涉及公共利益問題為由,向法院聲請最高訴訟費用限制(application for maximum costs order)。
  4. 2019年12月17日,法院命令被告以證據開示方式(discovery)提供相關資料。
  5. 2020年11月2日,雙方達成訴訟外和解協議。

事實背景

Mark McVeigh,一位當年23歲且自2013年1月加入澳洲零售員工退休基金(Retail Employees Superannuation Trust,下稱REST,其目前管理高達660億澳元之資產,且為澳洲第11大基金、全球第124大基金,並有190萬個成員)之成員及受益人,認為REST未提供任何關於氣候變遷之企業風險或任何對應該風險之計畫的相關資訊(即:未提供Mark McVeigh於2017年8月4日、23日向之請求之相關資訊,亦未於原告之律師Environmental Justice Australia於2018年4月11日、6月20日代原告請求時提供)之行為,違反澳洲2001年修正之公司法(Corporations Act 2001),即退休金受益人有權要求REST提供其所需之基金管理與基金財務狀況的資訊,而於2018年7月向澳洲聯邦法院對REST提起訴訟,並請求REST依澳洲公司法1017C提供以下相關資訊:

  1. REST關於氣候變遷之企業風險;
  2. REST對於氣候變遷、實體風險(Physical Risk,即氣候變遷實體影響所造成之企業運營中斷或資產損壞的風險)、轉型風險(Transition Risk,即往低碳經濟轉型之過程中企業將面臨之危險)與REST氣候變遷業務上風險之意見;
  3. 因應REST氣候變遷業務上風險之對策;
  4. REST應遵守Corporations Act 2001下關於其氣候變遷業務上風險之義務。於2018年9月21日,原告提出修改之起訴狀,主張被告亦違反Superannuation Industry (Supervision) Act 1993 (SIS Act)下其所負之盡職義務。

2019年1月17日,原告依Federal Court Rules 2011第40.51條聲請最高訴訟費用限制(application for maximum costs order),澳洲聯邦法院雖肯認本案對於退休金信託與氣候變遷間之爭議具社會上重要性,因而聲請人之訴訟應具公共利益性質;惟法院以原告須提供進一步之更多資訊為由而駁回原告之聲請。

本案於審判前即已因兩造於2020年11月2日達成訴訟外和解,因而未有進一步之實體判決,而僅有2019年原告聲請最高訴訟費用限制之程序判決。

本案重要性及可能影響

本案之判決將可能影響REST將如何投資其共570億澳元之退休金存款,因而牽動高達3兆澳元之澳洲退休基金在全球投資的決策改變,進而影響全球投資人之投資標的與意願以及全球公司之資金來源。更重要的是,基於澳洲退休金基金之龐大投資,其投資選擇可能得以因此樹立、協助形成一低碳之社會。

本案法律問題

退休金基金與氣候變遷之關聯

澳洲聯邦法院於2019年1月17日之程序判決中提到雙方當事人均肯認氣候變遷對於經濟產生一定之影響及風險。而因基金其自成員籌資後再由專業經理人進行全球投資之性質,其投資標的可能涉及將因氣候變遷而重挫之產業,進而影響基金成員之資產;且依澳洲金融監理署(Australian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為澳洲退休金基金之管理機構)於2017年發表之 “Australia’s new horizon: Climate change challenges and prudential risk”中亦稱氣候變遷之風險有些已具針對「金融上」之本質,且為可預見、重大、現在可採取行動的(Many of these risks are foreseeable, material and actionable now.)。

澳洲公司法1017C之適用

本案原告Mark McVeigh須至少至2055年才會得到其於REST之退休金,因而可見REST長期投資之計畫與氣候變遷風險資訊提供對於原告之重要性;因而原告主張依澳洲公司法1017C,被告應提供身為基金成員之一的原告足夠之資訊,以便其對於其REST基金之管理與財務狀況及投資表現作出最佳決定與判斷。被告則表示其十分慎重地看待環境風險且其已知氣候變遷係一基金投資與管理的相關考量因素;再者,被告之專業投資經理人於做投資決策時亦必須考量全方位之因素,其中包含環境與永續相關者,且REST之官方網站上亦已提供相關資訊,因而拒絕提供更詳盡之資訊。從而,本案之爭點係澳洲公司法1017C是否要求被告提供原告更多相關資訊?惟本案因2020年11月2日兩造達成和解,因而未有法院更進一步之判決及看法;但或許可從雙方2020年達成之訴訟外和解協議推知被告負有此一義務。

REST違反SIS Act

原告主張REST未有一更完善之氣候變遷政策,已違反其作為受託人(trustee)之職責,因而違反SIS Act下規定受託人對於各種相關可能影響事項,應審慎地考量並謹慎、專業、勤勉地行事,且應以基金受益者之最大利益為依歸,履行其職責、行使權力。再者,審慎之退休基金受託人應會要求其投資經理人提供當時原告請求之資訊,更甚者,應確保投資管理之過程與揭露REST之氣候變遷企業風險予受益人有遵循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工作小組(Task Force on Climate 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TCFD)所發布之揭露建議書。惟本案因2020年11月2日兩造達成和解,因而未有法院更進一步之判決。

原告依Federal Court Rules 2011第40.51條聲請最高訴訟費用限制(maximum costs order /cost capping order)

最高訴訟費用限制係指法院得以此命令使提起公益訴訟之個人的訴訟費用支出額受一定之限制。原告主要主張其訴訟具公益性質,而聲請法院依Federal Court Rules第40.51條判定310,450澳元之最高訴訟費用限制;被告提出三點反擊受法院所採納:

  1. 原告未明確表示除非法院作出此最高訴訟費用限制決定,否則其將放棄訴訟程序之進行。法院認為原告現所為之表示過於隱晦(Delphic utterance);
  2. 原告完全未向法院表明其財務狀況(雖法院表示考量原告年僅23歲且職業為地景生態學家,因而可推估其可能非Richie Rich),因而法院難以認定最高訴訟費用限制是否為必要或應如何為之;
  3. Friends of the Earth Australia Inc. 究竟如何籌集這些資金(310,450澳幣)或是否可籌到更多資金,仍為一問題。

法院認為被告所主張之以上三個問題,目前尚未有明瞭之答案,因而法院無法為最高訴訟費用限制之判定,而駁回原告之請求。

和解協議

和解協議中提及退休金基金產業係澳洲經濟之基石,且氣候變遷可能對於經濟社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如:green swan,即綠天鵝效應,詳見參考資料),因而為REST成員的重大隱憂。考量氣候變遷對於退休基金可能造成之重挫,REST承諾其會持續主動地找出、管理此些問題,並持續制定流程與管理系統以確保氣變遷造成之財務風險可被:

  1. 識別與盡可能地量化其對於個人資產與基金投資組合之影響;
  2. 考量其對於基金之投資策略與資產配置組合之影響;
  3. 以《巴黎協議》之目標與他國際上針對氣候變遷所為之努力為核心,適當地緩和與管理之;REST亦承諾其將向其成員揭露上述風險與前述之制定流程與管理系統。

其後,REST亦聲明其將執行長期計畫以於2050年前達到淨零碳足跡(net zero carbon footprint)、公開揭露該基金之投資組合持股、對其投資經理人與其應對氣候風險之方法進行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與監控。

雖本和解協議係訴訟外所為,因而無法律上拘束力;惟專家學者認本協議仍有二重要性:

  1. REST願意在開庭前即和解,即表明本案之主張,即確立退休金基金對於氣候相關風險有識別、管理與揭露之法律上義務,已無爭議;
  2. 對於其他零售基金與澳洲之退休基金產業未來之投資有重大之影響,並可使各基金產業更加重視氣候危機並為綠化金融奠定基礎。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