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編劇工會與演員工會之雙重罷工——以串流平台與AI為焦點
  • Post category:News
  • Post author:

◎ 劉汶渝

Photo by Timothy Eberly on Unsplash

隨著科技蓬勃發展,助益了影視業的動畫特效、剪輯等精細度、方便性,亦同時將影視業之品質帶向更高的層次,但也因此衝擊了影視業的生態。以串流平台的風靡、普及化,與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的快速成長為例,雖帶來人類生活、工作上之便利性及娛樂,但也對特定族群——編劇、演員,帶來了極大的威脅。

2023年5月2日,WGA(美國編劇工會,Writers Guild of America)因勞資雙方談判之破裂而正式吹響了美國編劇集體罷工的號角;同年7月14日,罷工抗爭的野火亦延燒至SAG-AFTRA (美國職業演員工會與美國職業電視電台藝術家聯合會,Screen Actors Guild-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levision and Radio Artists)。全球的娛樂影視核心地帶——好萊塢(Hollywood),因而面臨63年以來最嚴重的17.1萬影視從業人員之雙重罷工。據報導,本次之長期罷工造成潛在損失40億美元(約1240億新台幣),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將之稱為「產業危機」(crisis)。

引發這場罷工行動的導火線,係源於WGA與SAG- AFTRA二工會每三年定期與AMPTP (電影和電視製作人聯盟,Alliance of Motion Picture and Television Producers)開會並協商、簽訂新合約,雙方未達成共識所致。惟深究導致2023年分別長達146天與118天之罷工不僅僅因影劇勞工與製片商高層間薪酬極度不均(於1978年,公司執行長之平均薪水是員工平均薪水之31倍;但到了2020年,執行長之薪水是員工平均薪水之346倍。以影視業巨頭之一的迪士尼為例,其執行長Bob Iger於2021年員工薪水與分紅甚至是其公司員工薪水中位數之535倍),更主要的是「串流平台」(streaming service)與「人工智慧」雙重壓力下對於影劇勞工的威脅、箝制。上述兩個工會分別於2023年9月27日與同年11月9日因協商達成共識而為此次大型罷工畫下句點。

以下將分別以「串流平台」與「人工智慧」為焦點討論本次抗爭及達成之協議。

串流平台

WGA

串流媒體之興起帶來更多工作機會予編劇,但串流媒體之大量劇本、內容需求與低價訂閱模式之營運方式,造成編劇之薪資未因工作機會之增加而提升,而仰賴重播費(residual)分潤之編劇亦因此陷入困窘。現今串流平台收視率不透明之弊病與為省去計算重播費之煩,僅支付固定報酬予編劇而無給予重播費報酬;縱使該影視作品在平台上享有高收視率,然其一方面對於以訂閱制為營運模式之串流平台無所增益(未增加訂閱人數而無增加總訂閱費用亦未提高公司收益),亦似乎無需將之歸功於編劇,因而編劇難以享有其成功創造高收視率作品之分潤。WGA於本協議中即有聚焦於此問題上,並規定串流媒體於製作費達到一定金額以上時,應給予編劇重播費(國內及國外),且於串流平台上達到一定收視率之影視作品應予編劇串流紅利(viewership-based streaming bonus)。

SAG-AFTRA

同前述WGA之不滿,演員工會亦認為串流平台之普及與收視之增加並未實質反映在演員之重播費獲利上。因而協議中規範於2024年1月1日後首映上架之高預算之訂閱制隨選影片串流(Subscription Video on Demand,SVOD),若收視率或觀看時間超過一定標準,應支付演員一定之串流紅利(Streaming Bonus);並且雙方攜手共同建立「串流媒體支付分配基金」(Streaming Payment Distribution Fund)以管理串流紅利(Streaming Bonus)。

人工智慧

人工智慧的多功能、快速產出與數位替身(digital replica)雖可以相當程度幫助編劇及演員,並同時減輕其工作負擔;惟在此便利、快速生成的面具下,帶來最大的隱憂即係編劇及演員之自主決定權、智慧財產權與同意權。

WGA

編劇們因影視業積極引入人工智慧及擴大利用而惴惴不安、深恐將被AI所取代;另一考量係編劇們不希望自己所創作之作品被用以訓練生成式AI(Generative AI),而主張其智慧財產權。有鑒於此,協議於第72條特別規範生成式AI,表明編劇享有自主決定權,得自行決定其編寫時是否使用生成式AI;但同時影視公司亦得以版權及剽竊之考量為由,有權拒絕編劇不使用生成式AI與要求編劇遵守該公司對於生成式AI之規範;協議中亦同時表明第72條並無限制編劇針對其作品被用以訓練或任何方式開發生成式AI時,主張其智慧財產權。再者,其中亦規範製片公司需至少每半年與WGA舉行一次會議以討論在影視中使用生成式AI之計畫與安排。

SAG-AFTRA

演員最為擔心的莫過於片商利用人工智慧所製造的演員之數位替身(digital replica),有無事前經演員本人同意、是否再加以利用於其他演出、拍攝上。SAG-AFTRA與AMPTP協商之臨時協議中,關於人工智慧之部分可分為三大點:

  1. 數位替身:協議中,其將數位替身分為兩類——雇傭關係所生之數位替身(Employment-Based Digital Replica)與獨立創作之數位替身(Independently-Created Digital Replica)。
    1. 雇傭關係所生之數位替身:顧名思義即係該替身(聲音、影像)係利用與該影視製作有關聯之演員之實體參與所製作,且將加以利用在該演員未實際參與演出之部分。該協議強制規定無論使用或製作數位替身均需獲得該演員之同意、設立補償金制度、分別規定在該影視作品內或其他影視作品時使用該數位替身時之取得同意與重播費及補償費。
    2. 獨立創作之數位替身:其定義為獨立製作與該電影無任何雇傭關係、未實體參與該電影製作的可辨認自然人演員之數位替身(聲音、影像),並加以利用於電影中。協議中亦強制規定需得自然人演員本人同意,且規定若演員本人死亡後除非有特別限制外,製片仍得繼續使用該數位替身。
  2. 數位修飾(Digital Alteration):針對演員之表演、聲音進行數位修飾前,需先獲演員本人之同意;例外於為配合外語而修飾改變演員之唇部動作或為獲得執照許可之必要與為銷售至特定市場時,及其他為獲得更加清晰或高效之音質、畫面之目的而為的修飾,無須獲得演員之同意。
  3. 生成式AI:協議中特別針對生成式AI所製造之合成演員(Synthetic Performers)進行特殊之規範。

上述兩個工會於協商達成共識而結束此次罷工後,WGA之工會成員於2023年10月9日以99%之高同意率批准2023年之新合約;而SAG-AFTRA以86%之內部同意率結束抗爭,且其2023年暫時性協議已於同年11月14日至12月5日開放工會成員投票決定批准與否。雖該暫時性協議看似對影業勞工十分友善與保護,惟細究其中條款,似乎需SAG-AFTRA之工會成員一定程度相信AMPTP將會善意履行其中關於AI之協議,始得受有保障及擁有權利。該協議亦有許多未完足之處及疑慮:如演員因為其數位替身於電影中出演該演員未同意之相關舉措,而希望其數位替身移除於該電影中,在此合約下不僅無法達成且僅得請求金錢上賠償;或是依該協議所明文,若製片商運用演員之獨立創作的數位替身製作之電影受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保護(如:紀錄片、諷刺批評時事相關),則其無須支付演員任何費用;又或是雖依該協議下,演員得以獲得初始建立該數位替身之報酬,但若該演員為簽訂附表F契約(Schedule F Contract)者,則其將無法獲得任何利用雇傭關係所生之數位替身的後續使用報酬;再者,該協議中關於「合成演員」之規定亦模糊不清而使演員們人心惶惶,深怕被人工智慧所生的演員所取代。

於各國與多個國際組織積極著手規範AI下,由以上列舉之各AI相關規定以觀,可知人工智慧影響所及之處不僅僅在各國政治與日常生活中,其對於影視業之影響、撼動之力量亦不亞於之。如何探求AI與演員、編劇間之適當平衡點,使AI成為助長影視產業發展、茁壯之助力,而非削減演員、編劇之生存之劊子手,仍是在科技時代下之一大課題。


參考資料